一直記得小時候,因為爸媽忙著作生意,奶奶便成了童年的最佳褓姆

 

直到現在,依然記得,鄉下的夏天是塌塌米的味道,午睡時躲進大大的蚊帳裡,嗅著塌塌米的稻穗香氣,安全感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將我抱緊,帶著我沉入一個個爬樹與灌蟋蟀的夢鄉。

瑞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