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真的覺得不瞭解自己 

 

青春時刻的那個女孩,一心一意認定愛情是這輩子的信仰而婚姻則是愛情的延長線,然後走過漫漫時光,愛情在歲月裡蒸發成親情,無可取代的異姓家人。那時曾被詢問,是否願意為心愛之人成為明日的黃臉婆,還記得那個女孩的一臉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心想天下美食之選擇何其多,何需將自己塗滿指甲油的雙手弄皺,何須將自己用心打扮的妝顏弄糊?

瑞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