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間的連結裡總有那麼一刻,妳會極度渴望將所有的秩序與完美的排列,以最極致的力量摧毀它,歸還它最原始的面貌,而那樣的回歸可能是零是一無所有,更可能是負號或者是無法望穿的輕盈。


只是該如何讓生活以最溫和的方式而達到最具破壞的改變,我想,對於這幾年的我而言,無庸置疑的答案便是旅行。


然而一趟完美的旅行究竟為何?是趕行程的緊張的讓心跳變成秒針,還是絕對不放過任何每一個旅遊書景點,試圖將自己的身影鑲崁入旅行指南書的照片裡,千篇一律的觀光客目光?


 



 



或許,在每一次逃脫裡,我渴望的只是將世界的節奏遺忘,我渴望的只是忘了我自己,我渴望的是以陌生的事物迅速冷卻人情事故的種種包袱。


於是,我逃了,讓自己流連在陌生的空氣裡,時間的速度早已無法拘禁心的呼息;於是,我暫停了城市的所有程序,讓心跳只為新鮮跳動,誰是誰非早已是另個星球的故事。


             


有一些人渴望將旅程綁上時刻表,按計劃行動每一步,只要錯過或者延誤便讓情緒沸騰,尚未展開羽翼便讓心情鋪上一個冬天的風霜。


而有一些人總是渴望讓自己飛出時間的軌道,那些車班延誤與節奏緩慢的狀況,一點也不影響心情的溫度,因為對於流浪的人而言,到達了哪裡,攫取了怎樣的風光,從來不是旅程的重點,更或許,流浪的人大多準備了一雙好奇的眼與一顆慢板的心,極度願意讓手上的時光大把的浪費,真切的相信著,等待有時是一場與美麗相遇的暖身運動。


                                                   


 


因為八八水災,因為南迴鐵路尚未全線通車,因為鄉愁的呼喚,因為所有的因為,返鄉的路途排成此時的蜿蜒與困難,於是,歸返路程必須準備一顆流浪的心,和大量的音樂與文字,以填補飛行的降落空隙。


 


我準備上路了,妳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瑞妮 的頭像
瑞妮

瑞妮的異想世界

瑞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