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記得朋友曾在某次閒聊中不經意提出的問題,他說:「如果能夠擁有第二次機會,妳是否願意讓生命重新洗牌,從頭來過?」那時的我,並未多加思考的回答:「對於此生,僅管失誤不少,但是遺憾不多,所以未曾思及從頭來過的想法。」


回望過去的光影,的確時常發生失誤的窘況,那些窘況可能極度微小也可能巨大得超越了心靈的容量,讓波瀾不驚的心海盪漾起無法想像的海嘯風暴,但也總在風雨後學會了一些,懂得了一些,勇敢了一些


我想正或許就是因為這些渾沌的NG狀態的累積,我的心才能夠精準的望見「給冥王星」。




命運在我們體內孵化。


在崩解、錯移、斷裂、懷疑、困惑與失語當中,我們像冥王星一樣


安靜等待,溫柔也好,暴烈也好,承載了轉變。


 



遇見「給冥王星」的那年,簡單的生活起了極大的轉變,愛情與工作像是默契十足的朋友,雙雙崩塌,同時歸零。於是,當我望著「給冥王星」封面的文字,所有的情緒找到了一道通往光的路徑,黑暗的魔被沉穩的力量逐漸削弱,靈魂悠幽彷彿知道遠方的某一處,世界的某一角落,有個人完整的理解妳,那時,所有的疼痛已被稀釋許多許多。



儘管如此,在這一刻之前,「張惠菁」這個名字離我極度遙遠。


 


但是,如果妳曾稍稍靠近她的文字,便能輕易的感受,她的文字有一種攫住目光讓人無法轉移的魔力。那是一種冷靜中帶點柔軟的況味,那是一種躍出現實表態的想像力量,以旁人的角度觀想生命裡人、事、物的底層,然後再施以擬人的筆觸,賦予文字活躍的生命力,促使字韻連成一幅會呼吸的畫面,讓人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


 


甚至,在某些文字段落裡,竟然有種錯覺,我以為書寫對她而言並非是為了傳達某種想法,那是她以文字與自身靈魂的呢喃交談,讓思緒通過時光的咀嚼,數個念頭爬成了智慧的樹,因而堆疊出一座專屬心靈的信仰城堡。更或許,那是她以歲月的歷練映繪成生命的光與影,在死亡與新生的交界處,在悲歡驟散的分界點,在無數次驚慌變動的抉擇點,在難以抓回的過去與無法想像的未來裡,分割自己,意無反顧的離滅回憶,如此才能毫無眷戀的仰光而行。


我明白,她確實是以狠絕的方式,在冥王星被除名的變化裡,在生命劇裂的變化裡,用力的劃開了自己。


 


那瞬,舊日的自己與新生的自己,一分為二。


 


我也清楚的望見了,聰穎且善於自省的她,試著劃開時間與空間的縫隙,在虛幻萬變的現實裡,尋獲一個虛實皆無所懼的自在與從容,那樣奮力一搏的勇氣,總讓我感動並且佩服。


 



 



我始終相信,生命給妳的全然毀滅必是充滿許多絕對的善意。


 


沒有未知的變動,如何讓怠惰的我,毫無藉口的走出慣性,驚喜遇見世外桃源的另一片美好風光?沒有意外崩塌的裂縫,如何讓宇宙外的光線漫溯而至,映亮整個黑暗世界?沒有毀滅的痛楚,我們如何知道,擁有光滑的幸福竟是如此平凡且美好?


 



對於張惠菁而言,二零零六年確實是極具考驗的一年從父親辭世到妹妹新婚,或是工作停擺與移居上海相繼發生的變動,的確能夠想像她的身與心在風雨裡無助的劇烈的收縮著,但是,身為喜愛她的讀者而言,心中卻是佈滿喜悅的。


因為,沒有那些劇烈的變動便無法生長出這些美好的文字,與那些被理解的溫柔瞬間。


感謝變動感謝那些許許多多的NG窘況


 



 



冥王星的魔法文字陣


 


在那些片段的事物當中,有時感覺在一瞬間瞥見了,自己依賴著什麼而生。一直以來,如影隨形附著某些依戀之上,恐懼放手。要經歷許多事我才明白,那樣的攀附並不代表安全。相反的,依附的本質是漂蕩。


如果我能全然看透事物的本質,沒有那些無理卻還存在的依戀,我便會自由了吧。


心底總是渴望著依附,有時是依附某個人,有時是依附在某個慣性裡,恐懼變化,恐懼離散,於是這樣的恐懼成了無法自由的心靈牢籠,愈是渴望依附愈是魂不附體的害怕著,那些風吹草動。


我相當喜歡「無欲而剛」這句成語,它讓我懂得,當你越是恐懼時越是必須放開雙手的攀附,當你越是不安時越是必須將自己掏空,因為唯有捨去依附,生命方能得到自由,因為唯有雙手放開時我們才能擁抱自己與全世界。


生命裡的有些道理,極為複雜也極為簡單,端看是否願意接受它。孤獨是本質,無常即是常,看懂了接受了,才能不再陷入恐懼的漩渦。


 


★你以為死亡是人生最遠的一站嗎?其實他完全是屬於另一個系統的事阿。它掙脫了你為它安排的,作為星系終點站的位置,逸出到黑暗的宇宙深處,未知的領域。


★死亡在幽冥中劃下一條我們看不見的終點線,我們不知道終點線在何方,只知道它存在,於是便為了那存在而愛,而恨,而希望與絕望。


我想死亡從來不是最令人害怕的,未知,才是最令人恐懼。


 


★有時坐在咖啡店裡和朋友聊天,或這是談著工作,毫無預兆地,忽然就意識自己正在跨越著一道關口。內在看不見的地方,你突然摸著了一直以來擋著的無形的牆,感覺自己正在打開它。


這寂靜的過程,微細且無言。坐在我面前,笑著的說著笑話的人們看不見。或許他們也是這樣,在我看不見的宇宙裡飛行。都是的。


★從軌道最靠近交錯的那一點,逸出朝向全然不同的宇宙。逐步擴張的距離,我曾以為會是荒涼的,而今竟令我心安。


偶爾,孤獨感總在繁華熱鬧萬分的場面爬上心頭,而那樣的自己,即使處於人潮洶湧的街道,也常不自覺的發起呆,悄悄的走入一個無聲的世界,那個世界豢養著一個無聲卻自在的自己。


我常在想,是否因為過於孤獨於是終於不再恐懼孤獨,甚至這樣的氛圍竟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安心與自在。


 


★所謂錯過,並不是什麼「如果那時再努力一點」,或「要是做了另一個決定」就好的事。從來都不是,那是兩個星系不同的軌道與規則。


還記得,那年初閱讀這句話時,所有的思考尚未啟動運轉,眼淚便撲簌簌的落下,那彷彿是醍醐灌頂的瞬間醒來,那彷彿是某個人理解了妳這一路的自責與無法放下的重擔,所以給了妳一句話當作武器,斬斷了頻頻的回首牽掛與嘆息,因為惟有如此,生命才能夠重新開始。


 


 拽扭著那個日子的力量,它在瓦解的時候也在收拾,散落的時候也在整理。


 那果然像是太極的兩種力量,抑制的同時也在盈滿。那果然像是智慧的利刃與


慈悲的蓮花,切斷的同時,預示著下一季的開放。


有時我想著這世間的許多事,它給我光也給我暗。給我暗也給下一秒更黑的暗。


當我看見光亮時刻,也在心底看見暗;當我感受著得到,也在心底學著放下執著;當我看見緣起時,也真心祝福緣滅時。因為生命本無常,唯有在常態裡好好珍惜幸福的此刻,當變動一醒來,我將能夠微笑的說再見。


 


★有時文字之於我像是一種超渡。我不為想把什麼留在心裡而寫,相反地,是為解開一個念頭的繫縛,讓它像是無人的小舟一樣在意義的海洋上飄盪開去。然後便有以個新`的開始,一切又是起點。但這解縛的書寫,只能發生在事情熟落的時刻,否則便是徒然而不完整的。有時還得把它放在心上焐著,等待。等一個念頭的成住壞空,都已經發生過了,那才是下筆之時。


這幾年,總是不自覺的尋找著書寫對生命的意義,當我遇見這句話時,我開始能夠解釋那些無法下筆的時刻,那個異於沉默的自己,更或者我只是一直在等待那個,熟成的自己。


★在那個更大的敘述中,勝負、吉兇、成敗,都只是一條引道,將你引至下一個經驗的出口。一個瞬間消失,另一個又出現。故事沒有結束,最終的勝負當然也未成定局。我們就這樣一路在時間的廊道中走下去。受著許多瞬間經驗的掏洗。才發現,打開的乃是,我們心裡的廊道。


★其實,一直都是變化著的,沒有一分鐘停止過。無論是否被看見,被理解。


當書頁劃下句點,當文字漸漸落下,我彷若能夠更加堅定的回覆朋友的問題:我依然恐懼人生前方未知的風雨,但我總相信,生命經歷了一場風雨,必會留下彩虹懸掛的痕跡;我也曾擔憂人生驟現的詭譎劇變,但我依然相信,生命若失去這些茫然無措的轉彎也必定失去許多能夠欣賞另番風景的機會。


至少,此刻的我是如此相信的。


 




 


 



【給冥王星】


 


作者:張惠菁


出版社:大塊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3


 


 


 




後記書寫心得不難,但要確切將心中的那份極度喜愛完全表達,對我而言確是如此的不易,尤其是面對自己極為珍愛的書本,更是千萬難。我想就讓我借用秋香會長的一句話,我已為大家翻開了這本書的封面,其它劃線的部份就交給大家了!


大夥,閱讀的路上見吧!


 


 



【天涯海角義氣心得團】


1.Tanya:張惠菁的時間四書


2.JC:給冥王星


3.風箏: 轉變


4.小羊:以另一種視野與自己對話,讀張惠菁的《給FOR PLUTO冥王星》



5.單兒《給冥王星》讀後


6.貓頭鷹:我讀《給冥王星》


7.永永《給冥王星》讀後

8.茱麗葉:在中秋仰望冥王星- For Pluto



9.阿里追見一束永恆的光影──讀「給冥王星」


10. Joyce心的延長線--我讀《給冥王星》



11.Maggie紀念生命的轉動,感謝生活的變動== 我讀張惠菁的"給冥王星"


12.Glory : 好書:給冥王星


13.Sirley :給冥王星


14.ㄞ`米粒 : Rotation6.3872給冥王星


 



【偶然遇見,另番心得】


 



伊能靜:只為了那一刻短暫的相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瑞妮 的頭像
瑞妮

瑞妮的異想世界

瑞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