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攝影未曾深入探索,於是,即使只是使用陽春的手機拍攝照片,對我而言,依然能夠衷於自己般的宜然自得。


                                                                      


不知何時養成的習慣,認識一個人之前,習慣先將這個人的長像與名字重疊,對我而言,柯錫杰的外表完全脫離了我想像所能翱翔的天空。照片裡的柯錫杰是位滿頭白髮的長者,我不禁想像,那蒼蒼的白絲究竟躲藏了多少的雲朵與雪花,那紋路漸深的線條究竟刻劃了幾百座山脈,不羈的瀟灑個性為它開啟了如何的人生路途…。


站在這座視界之前,我疑,我也思。並且也這樣的依靠著想像的春風大手,任它將我擺盪於無盡的異想邊界之處。


 



                                               


春日的溫度易變,偶爾豔陽寧靜無風,偶爾春雨綿綿灑落,於是,試著將自己思緒於狂轉的忙亂中抽離,將靈魂平穩的安頓於塵世的桃花園裡,以一杯初沏的伯爵茶香點亮通往「心的視界」。


 


書中的柯錫杰滿溢著專屬他獨有的味道,濃郁的讓人即使轉開眼眸依然無法忘懷,柯氏霸氣。更或許那自信的堅定是飛過千山萬水,歷盡風霜雨雪釀製而成,任何人也無法複製。


 



 


我曾以為,藝術在某方面是相仿的。為了孵化一個絕世創意,所以決意以一千個失眠夜交換 ; 為了開出一朵詩意的文字,以無數個腰酸背痛交換 ; 為了等待一個由黑夜醒來的完美日出,以一萬個風霜的時光交換 ; 為了獨佔一朵花初綻的笑顏,以無數個耐心與堅持交換 ; 為了追尋心中那塊夢境的綠洲,決意不食人間煙火的一意獨行,直至行盡人生的痛與快,然後讓痛苦與快樂相伴的迴旋著。或許看在旁人眼裡,除了傻找不到第二個字,但我也願相信,這些異於常人的藝術家的內心深處肯定是覺得萬分值得,因為對他們來說,那份泫然欲泣的瞬間完美即是永恆瑰藏的珍寶。


 


我曾以為,美是絕對主觀,於是心之所望即主宰了攝影的層次。同一個畫面,解讀的角度不同,畫面所欲傳達的故事則迥然不同。更或許,每份作品追求的終點都是相同的,那便是口語的 : 動人,兩個字,能夠感動人心的才具有賣座的意義,能夠撼動情感的畫面才具有堅持的理由。


 



 


作家吳淡如曾說過:「經常想要旅行的人,都是因為聽到某種召喚」而我想說的是:「始終堅持在俗世凡間的藝術家,都是因為聽到夢想發送的神秘咒語。」那該是一種不顧一切的情緒,如同磁鐵的正極始終只願靠近負極而存在般,如飛蛾聽見火燄呼喚的狂奔般,而「勇氣」將瞬間吃了菠菜變成大力水手,天涯海角的距離與煎熬的路途都將被大力水手以吹氣般的肌肉,打扁消滅殆盡。


 



 


當我將「心的視界」幽幽覆上,當春日隨桐花墜落,我感覺,此刻的離別悠然降下布幕,待轉個頭,彼端的起程已悄然開啟,於是轉個身隨著春風裡的蒲公英展翅,隨著柯氏語錄對準千千萬萬個美好,翔去。



而心底那道,專屬自己的「心的世界」門扉,已幽幽開啟。


                                               





 




 

作者:柯錫杰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6/11/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瑞妮 的頭像
瑞妮

瑞妮的異想世界

瑞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